威廉希尔备用

威廉希尔备用船舱内的集装箱容易隐蔽偷袭,奥丁队追赶中带着十足的警惕。灯光昏暗的船舱拉长了比赛时间,也考验着他们的耐力,伊森心里却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和热烈。他享受对手的强大,喜欢这样酣畅淋漓的比赛,他在爻森身上看到了独特又致命的实力。他们在靠近底层的船舱中部发现了爻森的踪影,他迅速地穿梭在集装箱中,叫人几乎找不到他的身影。伊森紧随其后,他看到爻森的影子在角落一闪而过,立刻举枪射击,子弹击中了爻森的腿部。在这之前伊森只和Titans在决赛第二轮打过一次,对对方队员的操作谈不上熟悉,但是,凭借着伊森敏锐的洞察力和对爻森那独特又强大的实力的本能嗅觉,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。一道迅猛的人影从侧面高高的集装箱顶部跃下,直接把奥丁的一号压到了地上,反手对着他的头就是两枪,一枪碎甲,一枪爆头。

威廉希尔备用果然,他们在第一处补给站碰到了奥丁,两支队伍都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攻势。爻森总是队伍前锋,他永远锋芒毕露。爻森的腿部已经受伤,速度将会大大减慢,伊森的队友抓住机会展开最后的攻击,伊森心里却莫名划过几分紧迫。几颗争锋相对的子弹像势不可挡的陨石,它们穿破黑暗,直指对手的要害——爻森利用勾索发射器,这个常人在这种地图中不会想到要使用的道具,让自己弹射到了集装箱的顶部。奥丁的观察员早已毙命,他的潜伏没有被任何人发现。坚固的集装箱替他挡下了一颗子弹,剩下那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肩膀,爻森的血条下降了绝大部分,还剩下那么一点点微量的红层。而在赛场中央,爻森说完最后一局初步战术之后,剩下三人都有些紧张。

威廉希尔备用王宇锡也道:“我们当然相信你了,不信你我还能给你指挥?我早就谋权篡位自己当队长了!”他们在靠近底层的船舱中部发现了爻森的踪影,他迅速地穿梭在集装箱中,叫人几乎找不到他的身影。伊森紧随其后,他看到爻森的影子在角落一闪而过,立刻举枪射击,子弹击中了爻森的腿部。“不过他们这次似乎遇到了一支同样狂暴凶猛的队伍。”另一位解说员接话道,“这支来自中国的队伍会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——和他们的老对手林肯截然不同的——危机和兴奋。”船舱内的集装箱容易隐蔽偷袭,奥丁队追赶中带着十足的警惕。然而,情况已经来不及他多想了。他们两人的血条都只剩下不多,没有一个人还可以抵抗连续中两枪。二人的血条几乎是同时下降,伊森的血条已然清零——最后决胜关键的一局,他们抽中了最为复杂和随机性最大的A图。A图和其他三个地图都不同,很多时候并不在室外而是在宽阔的室内,没有轰炸区也没有空投,只会定时在地图上出现随机的装备补给中心。爻森倒地的那一刻,伊森的脑海里却电光火石间地闪过一个想法,他猛然朝着队友喝道:“不对!”爻森的动作快得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,他杀死奥丁一号之后,行云流水地翻身躲避伊森的子弹,随后他举起手里只剩下三颗子弹的枪口,第一发子弹瞄准了头顶的灯管。

上一篇:山东菏泽粮库7名做业人员被埋葬 6人救济无效死亡

下一篇:邹市明的伤与殇:一代拳坛王者如何堕进止动漩涡?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